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017爆码料a图库 >
大海在召唤

发布日期:2019-09-03 2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9-2019,中国海军也70岁了,对于这支舰队来说,70岁却意气风发,正韶华。

  1949年4月23日,在百万大军过大江的炮火硝烟中,命令三野组建华东军区海军,任命张爱萍为司令员兼政委。来不及召开成立大会,当天,张爱萍便带领4名干部8名战士,离开泰州白马庙,紧急赶往江阴要塞接收起义部队。

  从白马庙刚刚起航时,这支年轻的舰队简直可以说是“老”“破”“旧”“残”。全部家当只有百余艘舰船,其中有清朝购自日本的“楚”字号,也有民国初年江南造船厂造的“永”字号,还有来自美、英、法、德、加等国二战前的舰艇。里面最老的舰龄有50多“岁”。舰船型号杂乱,主副机机型多达300余种。许多舰船年久失修,缺“胳膊”少“腿”。全部舰船总吨位还不如清末北洋海军。

  1950年5月,人民海军成立后的首次海战——万山海战打响。16艘参战的舰船面对的是拥有30多艘舰艇、总吨位超过1万吨的海军第三舰队。

  战斗中,我海军木壳小炮艇“解放号”冲入敌阵,直扑旗舰“太和”号,从500米一直打到50米,“太和”号被打蒙了,舰上一片鬼哭狼嚎。

  一个被俘的海军舰长不服气地说:“海军打仗都是舰对舰、炮对炮,没见过扔手榴弹的,也没见过端着刺刀跳到人家甲板上抓人的!”

  刚刚从战场上转隶而来的陆军官兵,用惯了步枪和手榴弹,根本不知道海战应该怎么打。

  同样的,肖劲光、刘道生、王宏坤、罗舜初、周希汉、方强、这些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,身经百战、历尽磨难、屡建奇功的红军将领,原以为仗打完了,蒋介石被赶到台湾岛,全国解放了,该脱下战袍去参加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了。当听说要他们去海军工作时,感到十分突然,觉得自己是“旱鸭子”如何干得了海军?但是,他们听到召唤声了,一阵阵撞击心怀的召唤声——波涛汹涌的大海在召唤,人民海军在召唤!

  在海军档案馆里,我翻阅到了一份1953年时任海军参谋长周希汉给肖劲光司令员的《请辞信》。信中言:从陆军到海军,从单一兵种到多兵种,由于作战的战场、任务和手段的不同,自己在战争年代熟悉、擅长的那一套作战方法已经用不上了。而新的战役训练、军事理论、图上作业、图上导演、司令部(首长)带通信工具的演习和实兵演习等,这些内容的实施都必须由参谋长唱主角。难、难、难!放牛娃出身的海军参谋长发怵了,情急之下,递了请辞信。

  没有文化的苦恼,让周希汉主动请辞,表现出他对知识的敬畏和不计名利的大局观。当然,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。此后,在海军参谋长任上,周希汉刻苦学习、宵衣旰食,干得风生水起。周恩来总理表扬他:周希汉勤奋学习,是海军的专家,是建设海军的功臣。

  我曾经采访过海军原副司令员杨国宇。这位1930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,调入海军青岛基地任参谋长前是陆军第11军参谋长。

  顾问又问:“你是基地参谋长,我再问你,你们这个防区应该布置多少门海岸炮?青岛码头应该布设多少个高炮营?”

  基地政委出来解围:“我们基地几位领导,从小就出来当红军,文化水平都不高,更没上过什么军事学院。”

  杨国宇心里很憋屈。自己参加革命20年,打过大大小小的仗数不清。谁知到了海军,却成了个不合格的参谋长。没有退路,只有从头学起。

  他在回忆录里写道:我是参谋头儿,要领导参谋,更要拼命地学。那时学的东西很多,天文、地文航海,鱼雷、水雷、声呐、雷达,各型舰艇、飞机和岸炮,以及化学等。我开始向苏联专家学,但需要翻译太费劲,便改向咱们自己懂业务的同志学,请了8个专业干部对我单个教练。两个月后,当我在潜艇上列出空气再生板的化学公式时,苏联海军潜艇专家看到后,当即伸出大拇指。以后苏联专家再也不小看我们了。我们的技术干部干什么学什么,经过三四个月的专业培训,就敢操艇出海了。

  1980年,杨国宇率领海军舰船编队,远航太平洋,保障运载火箭试验。只是,组成这个编队的或是科研船,或是辅助船,还称不上是真正的海军编队。

  杨国宇在任上曾带领海军编队巡逻南沙群岛海域,抵达南中国海最南面的曾母暗沙,那是他带领战舰走得最远的一次。临终前,他曾对身旁的工作人员说:“我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无法率领海军舰队走得更远……”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